加入收藏 | 阅读历史 | 注册/登录

绿茵女士 不详 / 著

故事会1985年版三期连载完结 节选 一九五0年仲秋的暴风雨之夜,座落在东江市西郊剑山南路的剑山精神病疗养院的123病室里,突然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嚎声。紧接着,就是一个年轻女子挣扎的惊叫声。人们听了这叫声,立刻冲进病房一看,只见护士小诸昏倒在地板上。一支蜡烛,甩在一边,一个四十多岁的精神病患者,像木桩子一样,呆坐在那儿,两眼直勾勾地望着,脸上毫无表情,就像屋子里根本没有发生什么一样。人们顿时又惊又疑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? 原来这天傍晚,天气异常闷热,黄海之滨著名的雷击区东江市上空乌云翻涌,雷电交加,正下着一场可怕的大雷雨。剑山精神病疗养院门口的那块大木牌,被狂风暴雨吹打得“哐当哐当”直响。也许是精神病人对异常天气的条件反射吧,整幢大楼里又是哭声又是笑声,又是唱歌,又是干嚎,闹得开了锅。这时塔上的大挂钟,快要指向七点了,一群年轻的小护士正聚集在值班室里,只等大挂钟“当当”敲响七下,便要开始查病房。说起来也真巧,恰好就在大钟敲到第七下时,黑沉沉的夜空里突然劈下一道闪电,紧接蚌,“哗啦啦”落下一串天崩地裂般巨响。霎时,电灯灭了,整个城市陷入无边的黑暗里。

绿茵女士 由 宅阅读(www.zhaiyuedu.com) 提供,简介:故事会1985年版三期连载完结 节选 一九五0年仲秋的暴风雨之夜,座落在东江市西郊剑山南路的剑山精神病疗养院的123病室里,突然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嚎声。紧接着,就是一个年轻女子挣扎的惊叫声。人们听了这叫声,立刻冲进病房一看,只见护士小诸昏倒在地板上。一支蜡烛,甩在一边,一个四十多岁的精神病患者,像木桩子一样,呆坐在那儿,两眼直勾勾地望着,脸上毫无表情,就像屋子里根本没有发生什么一样。人们顿时又惊又疑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? 原来这天傍晚,天气异常闷热,黄海之滨著名的雷击区东江市上空乌云翻涌,雷电交加,正下着一场可怕的大雷雨。剑山精神病疗养院门口的那块大木牌,被狂风暴雨吹打得“哐当哐当”直响。也许是精神病人对异常天气的条件反射吧,整幢大楼里又是哭声又是笑声,又是唱歌,又是干嚎,闹得开了锅。这时塔上的大挂钟,快要指向七点了,一群年轻的小护士正聚集在值班室里,只等大挂钟“当当”敲响七下,便要开始查病房。说起来也真巧,恰好就在大钟敲到第七下时,黑沉沉的夜空里突然劈下一道闪电,紧接蚌,“哗啦啦”落下一串天崩地裂般巨响。霎时,电灯灭了,整个城市陷入无边的黑暗里。 ,最后更新:2018-10-03 13:00。

加载 绿茵女士 的章节内容中
请记住我们的域名:www.zhaiyuedu.com